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书海小说 > 玄幻 > 诸天从笑傲公布辟邪剑法开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林安的要求

林安不喜欢参与麻烦事。

他观念毕竟与这世界格格不入,办事方法也大大不同。

曹正淳说合作,对他来说就是想要给他找麻烦。

因而,他直言问合作内容。

林安这种不按照正常操作谈话方式,反而让曹正淳微愣之后更是喜欢。

“林盟主,咱家喜欢你这种直接的态度!”

曹正淳说出了自个目的:“咱家听闻皇上把一件事情交给了铁胆神候去办?”

林安望着曹正淳那看过来的目光,他稍微思考一下便明白了曹正淳在问什么。

“你说的是武林门派和护龙山庄合作的事情吧?”

曹正淳脸上露出满意笑容, 他指了指林安:“林盟主懂咱家!”

“咱家听闻,林盟主和那铁胆神候准备把辟邪剑法列为禁忌武功?”

林安听着曹正淳的试探语言,他也不隐瞒:“是有这个准备,辟邪剑法引得江湖太过于动荡,所以不得不列为禁忌武学!”

曹正淳身边的那些替他办事的太监,可以说人人都练习了辟邪剑法。

他们听闻林安如此说,一个个面露杀机的看向林安。

在他们的眼里, 林安就算是武林盟主又如何?

这么近的距离,他们这些人一起上, 会把这所谓武林盟主剁成肉泥。

“都想干嘛?林盟主是咱家请来的客人!”

曹正淳颇为不悦的喝止手下动作。

林安瞥了一眼曹正淳,他指了指四周的人:“你的这些手下,似乎有些不怎么乖呀?”

曹正淳被林安如此当面点出手下人不听话。

这让他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让林盟主见笑了,都是一群养不熟的东西!”

曹督主话语说着,那些围着的人立马吓得跪在了地上。

“请督主赎罪!”

他们这动作吓得台上弹琴的姑娘都不敢再动。

“这次咱家就原谅你们,下次再敢对客人不敬,休怪咱家对你们不客气!”

林安也不理会曹正淳教训手下,他等曹正淳教训完手下直接问道:“曹督主,你先前所说的合作,不知道你想要和我怎么合作?”

“林盟主,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林安瞥了一眼曹正淳:“你好歹说出来合作内容,我判断之后才能断定咱们是否能合作!”

曹正淳微微一滞,随后他笑着道:“我想请林盟主向皇上重新提议合作人选?”

林安眯眼望着曹正淳:“原来你打算是在这里!”

这曹正淳是想让他不和朱无视合作,而是更改成眼前的曹正淳。

曹正淳见林安明白过来,他笑眯眯道:“不知道林盟主意下如何?”

“不怎么样!”

林安并没有给曹正淳什么面子。

“朝廷和武林门派没有什么必要的练习,说是合作,其实呐主要方面实在朝廷这边!”

他对朝廷和武林之间的合作, 可以说看的听彻底。

武林中最多多一个名单。

名单中谁修炼了辟邪剑法,谁没有修炼辟邪剑法,可以说一目了然。

人在名单上,要是敢胡乱招惹事情,那岂不是还更追根寻底?

武林中的不在乎这些,而朝廷比较在乎这些。

他们找麻烦,还是想要找到具体的人比较好。

所以朝廷是朝廷,武林依旧是武林。

“东厂针对的是朝廷上下,和我们江湖合作……”

林安明白过来。

这曹正淳是想拿着修炼辟邪剑法这个事情,找一些人的麻烦呀!

他猜测曹正淳大概率会是如此。

曹正淳一看林安脸色微变,他笑着道:“林盟主,你可别想岔了,咱家只是想和你合作而已!”

林安相信这话才怪,曹正淳哪怕再彬彬有礼,也不妨碍他残害忠良。

“曹督主,和你合作也好,和神候合作也好,其实都没有什么问题!”

林安摇头道:“名单是朝廷和门派一起统计,那些在上面的或者不在上面的,朝廷和江湖互相印证都会有着基础!”

他不管朱无视想要用这合作做些什么, 或者曹正淳做些什么。

想要借着名单操作起来,那可方便太多了。

此次统计不把人列在名单上面,查验这人练习了辟邪剑法,必然会被围殴致死。

方法简单,可也是很实用。

对朱无视来说,这正是一个清查曹正淳实力的手段。

而对曹正淳来说,也能用来增加实力或者其他。

在别人的眼中,整体实力上面曹正淳或许能够胜得过朱无视。

在林安的眼里却非如此,曹正淳哪怕看似站起,使得朝廷内官员无不害怕他。

然而,真正的实力曹正淳是比不得朱无视的。

曹正淳听完林安的话,神色如常。

他的确想过借助名单做一些对自个有利的事情,可在这前提他得先能和林安合作才可以。

他对林安的话如何不明白,这小子明显告诉他别让他想着在这上面生事。

这小子年龄不大,心思倒不少。

曹正淳想到林安年龄,他在心中深深的叹口气。

他算得上厚积薄发,而这个林盟主那可真的是少年天才。

不说其他,再过个十年二十年。

这林盟主只要能保持实力,别的什么都不做,也会有着难以想象的实力。

一些人总会想着依附过来。

不过这小子对他的态度,还挺不错。

江湖中别的人,对他总是报以卑鄙目光。

他所做事情,哪里由己。

他手下的人那一张张嘴,都等着他给投吃的。

上面还有一只是,稍微摆弄一下就得让他不敢不去做。

他看似高高在上,可每一步走的不是如履薄冰?

他到了这地步,只有进,没有退。

上面的人不允许他退,他敌人不允许他退,他的身边人也推着他不允许他退。

而他,也不想退!

曹正淳想到这,又想到林安对他态度也很好,他觉得可以稍稍安稳其心。

“咱家只为自保,并不想对其余人做些什么,若林盟主不相信,可以派人来监察就是!”

林安见曹正淳都直白说出来,他也直言道:“皇上已经让神候和我合作了!”

曹正淳却笑道:“可神候并没有时间呐!算算日子,自皇上下令已经考好长一段时间吧?”

林安心头凛然,他看着笑眯眯的曹正淳,心中知道这家伙估计在他进京的时候就盯着他。

曹正淳面容依旧笑眯眯:“正是因为这,所以咱家才想着来找林盟主,那铁胆神候没时间,可咱家有时间,西厂有时间!”

“就看林盟主愿不愿意助咱家一臂之力!”

林安瞥了一眼曹正淳:“曹督主,说句不客气的话,您的名声再朝堂和江湖可不怎么比得上铁胆神候!你说我为什么要舍弃铁胆神候和您合作呢?”

“大胆!”

曹正淳身边的侍卫听到林安如此说,立马想要拔刀。

“退下!”

曹正淳冷声喝退手下。

他再看林安,收起笑脸。

林安却无所谓曹正淳什么神色,稳然不动。

许久,曹正淳再次笑了。

他从林安话里面听出,这小子是想着要好处呐。

要好处才对。

不要好处,对方凭什么与他合作?

“不知,林盟主有什么想法呢?”

林安瞥了一眼曹正淳身边的人。

曹正淳立马明白过来:“都退下!”

有侍卫不放心:“督主……”

曹正淳面色不虞:“咱家的话还不听了?”

侍卫见此全部都退下。

台上那弹奏的女子也被带走。

“这下,林盟主可以说了吧?”

“嗯,听闻曹督主手中有一颗天香豆蔻!”

曹正淳眯眼:“不知道林盟主从哪里听说的!”

林安摇头:“这个曹督主不需要知道了吧!不知道曹督主有还是没有呢?”

“有!”

曹正淳说完探寻道:“林盟主想要天香豆蔻?”

“不是!”

这下曹正淳搞不懂了。

“那林盟主是想?”

“我想从朱无视的身上要一门武功!”

曹正淳听到林安想要朱无视的武功,他初始还不理解,后面反应过来。

“你的意思是,让我拿天香豆蔻和朱无视交换武功?”

林安脸上露出笑意:“除此外,曹督主也可以让神候禀告皇上,让你来与门派合作!”

曹正淳认真打量一番林安,他笑道:“林盟主,你怎么知道朱无视需要天香豆蔻?另外,你不怕我反悔吗?”

林安知道曹正淳反悔,是可以直接用天香豆蔻和朱无视进行合作。

不过,这并没有让他放在心上。

“曹督主要是如此,那便如此吧!”

曹正淳见林安丝毫不担心这,他直言道:“林盟主,我答应你!”

他说着还是有些担心:“你确定朱无视会为了一枚天香豆蔻而交出所会的武功?”

“不知!”

林安哪里知道朱无视愿不愿意。

大概率愿意。

要不愿意的话,他就自个问曹正淳要来天香豆蔻便是。

到时候再救活素心。

再者,他也知道第三颗天香豆蔻在哪!

两颗都找到,直接就让素心活过来。

“所以,这就看曹督主的功夫了!”

“如果那朱无视真的如你所说,你直接带着天香豆蔻去寻他便是?”

曹正淳想到朱无视那人,他心中很是忌惮。

这么多年,他都没有找到朱无视任何犯错。

对方完全是他平生之大敌!

“曹督主愿意把天香豆蔻交给我?”

林安笑眯眯望着曹正淳。

他这模样,反而让曹正淳有些不放心。

万一这小子心属朱无视那边,他岂不是把天香豆蔻赔进去?

“我答应你!”

曹正淳不敢赌。

“不知道你要的那一门武功叫什么?”

“乾坤大挪移!”

林安说完后站起身,随后他想到上官海棠的事情:“曹督主,我拜托你一件事情,要是遇到了上官海棠,还请手下留情几分!”

他说完不等曹正淳问些什么,便直接起身离开。

曹正淳看着离去的林安,飞鹰闪身出来。

“曹督主,那小子年纪轻轻,做事如此阴险!”

曹正淳一脸笑意:“他越是如此,咱家越是喜欢!”

飞鹰不明白。

“先回去吧!”

……

没事情烦扰,林安就照旧练功。

对曹正淳如何去和朱无视商谈,他并不关心。

想必曹正淳得知朱无视需要天香豆蔻,必然回去做一番调查。

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时间转眼过去三天。

这一日,林安陪仪青三人在京城闲逛。

一人过来给他递了纸条。

林安看了一眼内容,上面写的是上官海棠被曹督主打成重伤,在快要被捉的时候,却被一神秘人就走。

纸条上写了一个林字,林安立马明白这是叶叔让人送来的消息。

上官海棠重伤就重伤,和他有什么关系?

林安震碎纸条,继续闲逛。

或许他不告诉上官海棠那天香豆蔻所在,上官海棠就不会去盗窃……可这又如何呢?

他只是告诉上官海棠想要知道的答案。

他不喜欢做所谓的不告诉你,是为你好的事情。

他估计上官海棠哪怕被打成重伤,或者在盗窃过程中被打死,应该都不会后悔。

逛完,林安回到护龙山庄。

发现山庄内明显戒严不少。

“林盟主,神候大人有请!”

他才回到自己小院,就有人过来喊他。

“知道了,告诉神候,这就去!”

等那下人走后,林安简单收拾一番便离开小院直奔山庄大殿。

他挺好奇朱无视这个时候喊他做什么?

是为了上官海棠的事情?

他到了大殿,发现出了铁胆神候之外,大殿内还有一人。

他正想问朱无视喊他做什么,就见站着那人提刀冲他砍来。

林安眉头微挑,手中长剑轻轻一拍,荡开劈来的这一刀。

随后不等这人反应过来,他的剑就已经架在了这人脖子上。

“一刀兄,你这是几个意思?”

林安盯着归海一刀,疑惑的同时,眼中也闪烁着寒芒。

他可没有想过归海一刀,上来就对他动手。

他说着,收了手中长剑。

“林盟主,你为什么要欺骗海棠呢?”

归海一刀目光死死盯着林安,想知道一个答案。

“什么欺骗她?”

林安还没弄明白。

“你还在装傻!难道不是你告诉她,天蚕豆蔻在曹正淳的手里?”

林安明白了。

“是我告诉她的,可我并没有骗她!”

归海一刀冷笑:“笑话,曹正淳手里面怎么可能会有天香豆蔻!我看就是你居心不良,想要害死海棠!”

“一刀,够了!”

这时,低头处理事物的朱无视揉着脑袋开了口。

归海一刀闻声立马称是站到了一旁。

朱无视目光望向林安,他声音没了以往热情:“林盟主,你知道天香豆蔻的消息,为何不告诉我,而是告诉海棠!”

“神候,那日的你状态不怎么对,我要是把天香豆蔻的消息告诉你!怕你控制不住自个做出什么冲动事情!”

林安说到这轻声道:“这大概也是上官海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你的原因!”

他没有告诉朱无视是有着他的打算。

上官海棠自然也是如此。

朱无视万万没想到林安会说出这样一个答案。

他沉默片刻,出声道:“那曹正淳的手里果真有天香豆蔻?”

“有的!”

朱无视深深凝视着林安,他想问林安是怎么知道那天香豆蔻是在曹正淳的手里。

可他能看出,这林盟主并不会说出消息来源。

不过,他知道答案就够了。

“义父,他可能是骗你的!”

归海一刀双目仇视望着林安:“咱们调查天香豆蔻那么长时间,若是曹正淳手里又第二颗天香豆蔻,不可能不露出蛛丝马迹!”

“甚至……他可能和曹正淳狼狈为奸!”

他的话让朱无视神色微变:“一刀!不可胡言乱语!”

林安反而摆摆手,他对归海一刀不怎么看得上。

“神候,一刀兄也是因为海棠原因,所以才对我如此仇视!”

他说着瞥了一眼归海一刀:“那曹正淳不过是一东厂厂公,焉能令我服从?”

“哼!”

归海一刀闻声鼻子哼声出来,不过有着铁胆神候的话,他不敢再乱说些什么。

不过其神色,显然还在认为林安就是在说谎,一定是曹正淳的人。

林安懒得理会归海一刀,他看向朱无视。

“神候,如果你喊我来只是看一刀兄对我拔刀的话,那么看也看了,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林某就告辞了!”

他说完转身准备离去。

“林盟主等一下!”

朱无视喊住林安:“刚才一刀事情,本候替他向你道歉,他因为海棠受重伤才会如此!”

林安轻笑:“如果不是如此,刚才那一刀,我势必让他还回来!可不是所有人对我拔刀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

他的话,让归海一刀胸中怒气炸裂。

不过他此时却也不敢说些什么。

朱无视瞥了一眼归海一刀:“一刀,还不谢谢林盟主的宽仁大量!”

归海一刀心中满是怒气,生冷着脸不情不愿对林安道:“多谢林盟主大人不记小人过!”

林安微微颔首,并没有多说。

“本候请林盟主来,是想问天香豆蔻的事情!既然林盟主说是真的,本候自然相信!”

就在朱无视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侍从从外面跑了过来。

“神候大人,东厂二挡头求见神候!”

朱无视听到这话,他眉头皱起:“东厂的人?”

跪在地上的侍卫口中称是。

“那你让他来见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